新聞中心

【老人报】耳鼻喉科好医生李辉:妙手仁心 维修人体“小零件”

2019/3/5 浏覽 7590

微信图片_20190305090700.jpg

老人报 2019年2月11日

診室故事

事必躬亲 拯救重症鼻窦炎感染患者

2017 年 8 月的某一天,正在出门诊的李辉,突然接到下级人民医院的一个院长电话。“说有一个病人,病情非常危重,想转到我这里,我当时问了一下情况,基本判断可能是一种重的鼻窦炎感染。由于危及病人生命,我没多想就答应下来。”李辉说。

通过医院开放的绿色通道,上午刚出完门诊的李辉便第一时间查看了患者邓大爷的的况。“当时邓大爷情况整体还算良好,就是发高烧,大概39 度多,面色潮红,但是右边的脸肿胀很厉害,眼睑也肿胀、疼痛,无法睁开,视力已经下降,牙痛,鼻腔、口腔也流脓,可以确定是重症的感染。”李辉说。

不過,鄧大爺的感染是哪種感染卻很難判斷,李輝爲他安排了輸液,對症處理降體溫,並進行了緊急的鼻窦的磁共振,同時取病理活檢。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患者依舊高熱不退,而且出現了寒顫,下午出完門診的李輝飯都沒吃上一口,親自把鄧大爺帶到換藥室進行局部的處理。“鄧大爺的情況在對症處理後得到了好轉,不過由于病因未能查明,也不能著急手術。”李輝說。

但是,在接診之後的兩天,鄧大爺的情況反反複複,這讓李輝有點著急了,她又親自取了一些細菌和組織,去拿到皮膚科的檢驗室檢查,檢驗結果爲真菌感染。

邓大爷的情况越来越糟糕,头痛剧烈,血象也很高,出现感染性休克,而且出现贫血的症状,血糖高达 20多。为此,李辉联系了内分泌科、感染科、病理科、皮肤科参与会诊。经讨论后,在还没有详细会诊报告的情况下,李辉根据多年的临床的经验,认为这个患者已经等不及了。

在病理報告沒有完全充分的情況下,李輝跟鄧大爺的家人積極溝通,采用了強效的抗真菌藥物,第二天鄧大爺的病情出現了好轉,體溫逐漸在下降,但是局部情況還不是很理想,流膿、局部的疼痛腫脹依舊存在,同時視力也沒有恢複得很好。在鄧大爺情況穩定後,李輝決定給他緊急進行手術。

在手术清理坏死的组织的同时,李辉为邓大爷实施了开放蝶窦做视神经减压,为他留住了仅存的一线光明。“因为视神经已经出现了水肿,出现眶尖综合征之后,想恢复视力是不大可能的,手术基本上就是保全生命,但是都会大概率失明。而在我们努力之下,手术清理了所有的坏死组织之后,邓大爷的的视力恢复其实很棒,达到了0.7 左右。”李辉回忆。

病案分析

细心大胆 微创取屑护眼保容颜

来自海南的羊先生,眼睛莫名肿痛,还不停流脓水,肿胀的一边脸部让他羞于见人。他先后到 5 家医院反复检查,照过 CT,但就是查不出原因,只能不停地打消炎针,不过,病情

卻越來越嚴重。不得已羊先生決定到廣州求醫,經人介紹,羊先生從海南趕到廣州市暨南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求診,接診的正是李輝。

接诊后,李辉一边给他继续静脉用抗生素消炎治疗,一边拍眼眶螺旋CT 进行检查。“患者来求诊的时候,半边脸都被纱布包着,取下纱布,只见插在眼睛里的引流管一直流脓水,

左眼肿得不成形。”李辉说。通过 CT 片的三维重建,李辉反复仔细查看,终于发现眼睛靠近鼻腔部位是存在异物的。那么,为何之前多家医院的检查都没有发现呢?李辉说:“羊先生眼睛内的异物非常小,大概 1 厘米多一些,位置非常隐蔽,没有足够的临床经验和足够的耐心、细心观察,确实很容易漏诊。”

消炎三天後,李輝團隊便准備給羊先生動手術取異物,考慮到羊先生年紀較輕,如果用開刀的外科手術取異物,會有大的創口,影響美觀。李輝最後決定采取微創的經鼻腔內鏡下淚囊鼻腔吻合術爲羊先生治療。

“將左眼淚囊的內側壁打開後,開始並沒有發現異物,隨後切除了一大塊淚囊,再仔細用探針往淚囊內側壁擠壓,才發現有小硬塊,是木屑。術中,我們分四次取出異物,都是被眼淚水泡爛了的木屑,擔心有碎末殘留,我們還反複按壓、沖洗,以確定沒有木渣碎。”李輝說。

手術後,羊先生眼睛很快就恢複了正常,異物都取了出來,傷口也基本愈合,不腫不痛也不流膿了。三天後,羊先生便康複出院了。

精确诊治 让过敏性鼻炎老人重新呼吸

过敏性鼻炎,在我们国家发病率很高,会引起一系列的并发症,例如结膜炎、哮喘、长鼻息肉。而对于长鼻息肉的患者,因为长期的鼻塞张口呼吸还会引起鼾症,鼾症又会导致一系列的代谢性疾病。65 岁的张伯(化名)就是备受这种疾病的困扰。

“張伯是我八年前接診的病人,當時發現他有鼻息肉,鼻塞很嚴重,幾乎一整天都無法通順,沒法睡覺,也聞不到任何東西,需要張口呼吸,同時已經並發了哮喘,他才著急過來找醫生就診。”李輝說。

耐心的李辉为张伯解释了其中的缘由,并给他看了其他类似的案例治疗,张伯第一时间接受了手术切除了鼻息肉,重新恢复了鼻“通道”。张伯后续也听从李辉的建议复查,在四年之内哮喘也没有发作,血压也降低了,血糖也控制得很好。然而,自认为完全康复的张伯没有依照李辉的嘱咐,坚持定期少量复查,在去年 10 月又再次难以呼吸,而且还出现头痛、眼花症状。李辉一查,发现张伯鼻腔里的息肉又长了出来。

“我当时还挺生气的,因为鼻息肉有复发的可能性,但只要定期检查,完全可 以 避免 出 现一 些不及时的治疗。”李辉说道。

幫你問醫生

過敏性鼻炎可以治愈

很多人都備受過敏性鼻炎困擾,而且反複發作,只能依靠藥物控制病情,那麽,時至今日,過敏性鼻炎是否可以治愈了呢?

李輝表示,針對過敏性鼻炎有重要的“三部曲”,第一是通過合理鍛煉提高身體素質,增強免疫力。

其次,要避開過敏源,合理用藥,並逐漸減量減藥控制病情。最後,對于查出有特應性的過敏源的患者,可以進行脫敏治療,也就是免疫性治療。李輝指出,這種治療方法是現在最新的一個療法,而且它對有些過敏性鼻炎患者具有治愈的可能性。因爲過敏性鼻炎如果靠前兩個部分是不可治愈的,但是進行免疫治療之後,它的這種治愈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不過,這個治療過程需要病人嚴格按照醫囑,切忌擅自停止治療進程。

(老人报记者:蔡卫杨 通讯员:张灿城)